乐彩网

您的位置:乐彩网 >公司 >

孙保生:新疆广汇将掀青春风暴

2020-10-11 17:05:31    来源:壹点网

孙保生,资深篮球专家、《北京晚报》资深记者。报道中国篮球已逾30年,曾任中国篮球新闻委员会委员,首位中国篮球新闻奖特殊贡献奖得主。

中秋节和国庆节期间,秋风阵阵冷意越来越浓。但是,在乌鲁木齐市水磨沟温泉东路的新疆广汇篮球俱乐部训练馆内,却是充满了热火朝天的另一番景象,嗓音嘶哑的阿的江正指挥着队员们训练攻守转换,他时而停下来纠正队员们的错误,时而称赞某个队员支配球合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6名队员分成三套阵容轮番上场演练,个个生龙活虎,人人精神专注,速度、力量、对抗,节奏都犹如正式比赛。人们熟悉的周琦、曾令旭及在上个赛季初露锋芒的齐麟、热甫卡提江等新锐都在阵中,但更多的是还叫不上姓名的新面孔。俱乐部董事长侯伟坐在场边观战,不时吆喝几声给小伙子们助威。新任队长阿不都沙拉木暂时还不宜参加高强度的战术合练,坐在侯伟旁边认真看着队友们训练,并不时伸屈双腿……

一、孕育青春风暴

看着新注册的广汇伊力特球员名单,着实令人羡慕。17人中除33岁的老将曾令旭外,其他人都在25岁以下,一多半人在18至21岁之间,匆匆一算,全队平均年龄是22.7岁。若除去老将曾令旭,全队平均年龄22岁。再看看身高,2米以上的有9人,最高者是2.24米的朱传宇。全队平均身高是2米。这真是一个充满生机与活力、充满希望的团队!

感慨间,俱乐部总经理郭舰深有感触地说:“广汇俱乐部这21年间经历了几个发展阶段,走过了从初期不惜血本吸纳人才而在CBA站稳脚跟,再到从五湖四海引援和培养新人相结合,提升实力去冲冠,之后就是构建青训体系,自力更生育人,如今我们不仅打磨出了子弟兵,还做到了向兄弟俱乐部输送球员,这表明我们逐步走上了符合竞技体育持续发展的光明大道。”

俱乐部董事长侯伟是新疆广汇篮球的开拓者、参与者、领导者,他动情地说:“广汇集团当初把组建球队的任务交给了我,万事开头难呀,那时的新疆篮球如同一片荒漠,要教练没教练,要队员没队员。怎么办?只能靠花钱引进教练和队员。可以买到的队员大多数是退役的老将,虽然他们的巅峰期已过,但毕竟有丰富的比赛经验,打乙级联赛实现冲甲A的目标还是可以办到的。蒋兴权带队后开始注重挖掘本土球员,买吾兰和木拉提算是头一拨。四进总决赛还是主要靠高薪引进的国内外球员,名气最大的就是巴特尔了。虽然与冠军无缘,但收获了西热力江、可兰白克、俞长栋等本土球员。”

“到了2017年,我们花高薪买来了李根和两个外援,加上名教练李秋平,我们才实现了夺冠梦想。8年冲冠,一朝圆梦。外界叫我们‘土豪疆’,虽然听着受刺激,但这的确是事实。新疆地处西北边陲,贫困落后,路途遥远,不花大钱能把人家请来吗?广汇篮球队自成立至今,它不仅活跃了老百姓业余生活,推动了篮球运动的发展,更成了昂扬奋进,促进民族团结的新疆精神,这个投入值了,是广汇集团对新疆的贡献,它所创造的价值和影响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在冲冠的征途中,我们很早就深刻认识到,靠雇佣军终归是一时的,要想让新疆篮球走上良性发展之路,就必须下大决心、下大功夫构建青训体系,自力更生培养出更多的能打硬仗的本土球员。唯有如此,广汇球队才能在新疆有更深厚的归属感。”

其实广汇俱乐部早在2009年就开始构建青训体系了,主抓这项工作的就是总经理郭舰,他说:“首次冲冠未果,我们就意识到队伍缺乏底蕴,缺乏自己培养出来的球员,雇佣来的球员虽然能凑成一个强队,但在队伍的凝聚力、思想作风、战术执行力、为荣誉而战的责任感等方面都有很大差距。于是,集团领导和俱乐部领导层下定决心,全力投入,一定要构建自己的青训体系。为此,我们组建了青训团队,以老教练曹新为主,诚邀郜树敏和外教加盟,先从集训班中筛选,然后完善梯队建设,成立了从三队到二队再到一队的三级阶梯。发现和培养好苗子的方向在校园,我门除与乌市一中、兵团二中等学校建立长期合作关系外,还与市、区体育局和教育部门共同举办中小学生比赛,开办不同年龄段的小飞虎训练营,从中发现人才。根据新疆地域辽阔的特点,我们逐渐把挖掘人才的网络撒到了新疆全境及其他省市,比如山东、辽宁及北京,总之是面向全国。当然。我们的重点是发掘出更多的新疆少数民族子弟。几分耕耘,几分收获。在广汇集团的鼎力支持下,我们的青训体系大有成效。‘普遍撒网,重点捕鱼’从而收获了像阿不都沙拉木、西尔扎提、鲁吐布拉、热甫卡提江、艾孜麦提等这样的维吾尔族的优秀球员。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我们不仅注重夯实基本功,且在思想道德、文化学习、体能、营养等方面全面育人。继西热力江、可兰白克、阿不都沙拉木先后入选国家队后,在我们青训队培养出来的鲁吐布拉、西尔扎提、热甫卡提江分别入选国家三人篮球队和国青队。‘栽下梧桐树,自有凤凰来。’我们也没想到不少家长和教练主动往我们这儿送人,比如黑龙江的刘力鹏、山东的朱传宇等,还包括北京的齐麟,他们当然也是经过我们充满诚意的工作而达成所愿的。经过这些年的雕琢,小伙子们进步很明显,广汇青年队在全国比赛中均名列前茅,王小乙、冶征文、朱传宇等还曾获单项第一名,现在该是把他们推上第一线的时候了!”

二、大换血正当时

紧张的训练结束后,主教练阿的江说:“这拨年轻队员在上赛季复赛的比赛中,已经显示出良好的势头,像唐才育、齐麟、热甫卡提江等还展示出各自特点,实践证明现在是把他们推上CBA这个大舞台的最佳时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们必须抓住这个难得的历史机遇。”

阿的江说:“受新冠疫情影响,8月中旬结束的赛季是个特殊的赛季,虽然我们没能打进总决赛,最终名列第三,但是我们的收获却超过名次,因为我们收获的是希望,是未来。”沉思片刻后,他继续说:“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外援不能归队,打乱了以前的设想,迫使我们改变思路,大胆使用‘全华班’。停赛期间我们不仅训练刻苦,并且根据本土球员的特点,丰富了战术打法,全队上下团结一心,等待复赛开战。复赛后球队虽小有起伏,但从整体看趋势向好。唐才育在2016至2017赛季就到了一队,但三个赛季总共才打了27场球,这个赛季在复赛后的29场比赛中,场均得到12.6分、2.3个篮板、2.1次助攻、1.1次抢断,3分球场均出手7.1次命中3.1个,命中率高达44%。齐麟在复赛后打得越来越放松,敢于发挥,场均得9.1分、3.1个篮板和1.5次助攻要知道这是他打CBA的头一个赛季,非常鼓舞人心!这两个年轻队员的数据已经接近了一些老队员,这就给了我们俱乐部、教练组很大决心和信心。”

提到送走的西热力江、可兰白克、俞长栋三位夺冠有功之将,阿的江的脸上露出难言割舍之情:“他们都是非常优秀的球员,也是广汇队一手培养起来的,他们的比赛和训练态度都是一流的,但是,他们都接近30岁了,留下还可以打上两三年。然而,他们都是主力队员,让他们继续打,肯定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这样也会减少年轻队员上场的时间。是留住还是送走?我们纠结了很长时间。我是在16岁那年离开新疆的,在打球和当教练的几十年实践中,深刻领悟着竞技体育的基本规律是不可违备的,那就是必须适时抓好新老交替。这几个老将年近三旬,而这些小伙子刚20出头,之间差了八九岁,年龄结构上已经出现断层。再这样下去队伍就会出现断崖式坍塌,为了队伍的明天迫使我们痛下决心送走老将。我们跟这三位老将也进行了交流,从情感上他们舍不得走,毕竟他们把青春奉献给了这里;从理智上他们同意走,去别的队仍然可以继续打球,收入上也能增加,运动员终归是吃青春饭的。三位老队员也意识到年轻队员已经上来了,这是好事,更充满了竞争,他们愿意助推年轻队友上阵。我们从内心感谢这三位老将为新疆篮球而做出的配合与选择。他们那种顽强拼搏、任劳任怨、顾全大局的精神,将会激励年轻的队员们迅速成长。

外籍球员是绕不开的话题,阿的江认为CBA的外援水平普遍越来越好,为球队夺冠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同时也刺激了球市。

但是,依赖外援的倾向越来越严重,这就伤害了中国的本土球员,最突出的例子就是中国男篮兵败世界杯,这是有目共睹的。应该说这是个沉痛的教训。在外援上我们不仅要看到利,也要看到弊。什么弊?联赛的关键球都让外援打了,特别是以前4节6人次时期,决定胜负的时刻基本上是看‘外援二人转’,国内球员成了跑龙套的,结果呢?中国国家队员到了世界大赛上就不会打关键球了!就我们队而言,半决赛对阵辽宁队我们的失误两战共43次,而辽宁队不到20次,结果显而易见,这种状况必须改变。当然,这也是我们本土球员成长的代价。因此,选择的外援必须要融入到国内球员和全队的战术体系中,那种掌握了全队球权半数以上、只顾刷个人数据的外援,对球队实际上是一种损害,因为他没能起到帮助国内球员提高水平的作用,即使拿了好名次,也是昙花一现。从8月15日上赛季结束,到10月17日又一个赛季开打,而且又先打赛会制,时间太紧迫了,要做的总结和准备工作太多了,我们必须抓住重点。由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还没有得到控制,这给我们挑选理想的外援增加了很多难度,在这种不可控的因素下,我们必须下更大的决心,这就是继续使用全华班,巩固上赛季复赛以来取得的初步成果,给他们提供更宏大的舞台。给他们再淬把火。我相信年轻的队员没有上限,让他们尽情释放,即使有曲折反复,我们也不动摇,有句歌词唱得好:‘我用青春赌明天’,广汇俱乐部不仅要为新疆篮球创造出一个美好的明天,更要为中国篮球输入更多的新鲜血液!”

三、渴望比赛提高

紧张的大强度训练结束后,和8个小伙子们攀谈起来,他们当中即有刚刚打完处子赛季的,也有才注上册准备征战2020至2021赛季的。8个人平均年龄20.9岁,最大的是23岁的刘力鹏,最小的是18岁的艾孜麦提.吐逊,队友们称呼他“大头。”齐麟也在其中,他安静地坐在距离我几米远的对面。

这8个队员来自五湖四海,其中新疆维吾尔族4位,另4位分别来自北京、辽宁、黑龙江、山东。刘力鹏在广汇俱乐部的时间最长,从大庆出来的时候才13岁,那时有好几个从大庆来的,但如今就他留下了。2018年他被租借到合肥原创,那是他首次经历成年人的NBL联赛。他说:“我虽然在这里打了10年球,但真正代表广汇一队去打CBA联赛还是第一次,心里很紧张,但是非常渴望比赛。上场后感觉压力很大,因而发挥不太理想。从2号位变1号位,感觉自己有不少欠缺,差距主要表现在心理上和在细节的把握上。阿指导对我很耐心,要求也很严格,启发我怎样去掌控全局,怎样做到放松心态,并看录像回放找问题。应该说比过去有进步,但还做得不够好,还要继续努力。”

身高2.05米的热甫卡提江.吐送江,来自和田,到广汇已经7年了,打大前锋,他说:“我汉语说的不好,平时不善言谈,但训练和比赛时我很专注,场上我就积极多抢篮板球,为球队争取更多的球权。我身高在篮下矮一些,盖帽不行,我要增强盖帽能力。”这是个挺典型的蓝领球员,但悟性不错。在战术训练中,他有一次漂亮的冲抢篮板球和抢断,阿的江冲他竖起了大拇指,但他面色平静,毫无自得之意。他曾入选国青队,属于埋头苦干的那种。

鲁吐布拉来自北疆,16岁时身高1.92米,因此被选中来到了乌鲁木齐,那时他不会打球。先后在乌鲁木齐101中和乌市一中等学校边上学边打球,渐渐对篮球有了兴趣。2018年他入选了广汇青年队,如今已长到2.10米。两道眉毛连在了一起的他,长相有点像“浓眉哥,”他说:“刚打成年人联赛觉得有很多不适应,主要差在身体对抗上,位置感、经验和技术都欠火候。新赛季我在这些方面有所提高。”鲁吐布拉因为学篮球比较晚,中途曾想到过放弃,但在教练、队员和家人的鼓励下,勇敢地从动摇中走了出来。

这些小伙子中打篮球最晚的是朱传宇,这个身高现居全联盟最高的中锋,家乡是山东淄博的。他18岁那年就长到了2.10米。以前他不会打篮球,“长这么高不打篮球就糟蹋了,”不少人这么说。于是他就跟着一位老教练学起了篮球,并在淄博职业技术学院学习了三年。两年前来到了广汇俱乐部后,在韩国教练姜正秀和郜树敏的调教下进步很快,去年晋升到一队,上赛季注册报名参加CBA联赛。对放弃了职院大专学历,朱传宇并不后悔,说:“上赛季没能上场,但我已经做好了新赛季上场的思想准备。阿指导说了,有没有机会取决于个人。我需要加强的是力量,是对抗,这是中锋必须具备的能力。”

对北京孩子齐麟不留在京城,却千里迢迢地离开家人投奔新疆的选择,我始终不解。虽然是初次面对齐麟,心理却有一种亲切的感觉。那是因为4年前为整理北京女篮历史,曾到齐麟奶奶杨洁家拜访过。杨洁是五六十年代著名的中国女篮中锋,电影《女篮5号》就是依据她的原型而拍摄的。当时,杨洁家中就挂着齐麟身穿比赛服的大照片,那时齐麟在北京四中念书。

齐麟的父母都是搞体育出身,他在灯市口小学念书的时候先后练过田径、游泳、网球,三年级时接触篮球。刚开始他对篮球兴趣不大,甚至还哭过。从小二队升到小一队的过程中,他渐渐地迷上了篮球。以特长生进入北京四中后,特别是上初三时,在李冰老师的训练下,他热爱上了篮球,并随校队参加了北京市和全国比赛。高三毕业时,他收到了清华大学的录取通知,这时,北京首钢俱乐部找到他,欲吸收他进队。但是,齐麟想边上大学边打球,想角逐CUBA联赛,就没去北京首钢队。在CUBA打了一年后,齐麟才知道在CUBA注册了就不能打CBA联赛,而CBA是他向往的赛场。就在他难以抉择时,广汇俱乐部总经理郭舰找到了他,并与家长进行了多次的交流沟通,一个为齐麟量身打造的发展规划打动了他和家人。于是,他选择了退学,加盟广汇篮球俱乐部。俱乐部则表现出足够的诚意,比如没进队前放暑假时邀他来乌市特训等。

齐麟说:“打完处子赛季后,一个明显的感觉是自信心大大提升了。在复赛阶段,阿指导说‘出了机会你就大胆投,不进算我的。’这给了我很大的鼓舞,我越来越敢打了。虽然外界对我评价不错,但我清醒地知道还有很多不足,比如积累经验,比如3分球的稳定性,还有控球、支配球等等,需要我努力加油。”齐麟还说他很崇拜丁彦雨航,技术全面,攻守兼备,是他赶超的目标。说到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北京,如今只身在3000多公里外的新疆,有没有动摇或后悔的想法时,齐麟摇摇头说,:“没有动摇的想法,只是有时会想家,尤其是想奶奶,打小儿我就是奶奶一手抱大的。晚上没事时会和奶奶、爸妈视频通话,告诉他们不要惦念。”

打后卫的西尔扎提、小前锋王小乙、大前锋艾孜麦提都是身体条件不错,训练刻苦的好小伙,都渴望上场比赛,想通过比赛来检验自己。他们普遍感觉自己的对抗能力比较差,动作容易变形。他们对即将开赛的新赛季,心里多少有些紧张,怕上场后犯错误,怕挨教练批评。这是新人在大赛前的常态,唯有鼓励他们放下包袱,轻装上阵。

有些年头没和这么多的年轻人聊天了,一个多小时很快就过去了,看着他们离开时的高大身影,仿佛熊熊的青春之火就要燃起。

四、打造广汇王朝

在一片荒漠上重建新疆篮球的是广汇集团董事长孙广信,这位年近六旬的民营企业家在聊到当初创办广汇篮球俱乐部的初衷时说:“新疆当时虽然地阔,但精神和物质极其贫瘠,在举办了4届国际篮球邀请赛后,我就萌发了企业自办篮球队的想法,就是想给新疆办件实实在在的事情。篮球是新疆各民族非常喜欢的一项运动,是很好的一个载体,它不仅能丰富人民的业余生活,更能提振各族人民的精气神儿。它也是一种文化,能起到文化润疆的作用。我的设想在董事会上得到一致通过,我们就白手起家,在区、市政府和体育局的鼎力支持下,广汇篮球就这样迎着风雨走过了不平凡的20多年。”

回首往事,孙广信不禁万般感慨:“广汇篮球俱乐部一路向上攀登,直至夺冠,它象征着民族团结,象征着百折不挠,那种为荣誉而战的精神,就是新疆人民奋发向上的新时代拼搏精神。一支篮球队的影响和价值,超出了我们当初的预期,从无到有,从弱变强,新疆各族人民感到骄傲自豪了,自卑感大大减弱了,二千多万新疆各族人民精神提振了,广汇人更是受到了激励,这也是我们广汇集团连续四年跻身世界500强的动力之一。”

21年过去,弹指一挥间。虽然5获亚军,1夺冠军,这对仅有21年球队历史的孙广信来讲,足够骄傲自豪,但他仍不改初衷:“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要把它做大做强,继续为新疆的改革开放不断做出新贡献,为中国篮球添砖加瓦,是我们广汇人追求的目标。因此,我们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也要坚定不移地给广汇篮球队和青训建设投资,全力支持。”

虽然自称不会打篮球,但作为广汇集团的舵手,孙广信对俱乐部的发展如数家珍:“球队从过去的花钱买人到自己培养,再到输出人才,我始终支持并关注着。有人说我们送走几个老将是缺钱了,是过河拆桥,这种猜测是没有根据、没有道理的。我们推陈出新是遵循竞技体育发展的科学规律,不能违背。有句老话说的好‘舍不得孩子套不来狼’。把老的送出去,把新的推出来,是从长远发展考虑,这要下很大的决心,必须有魄力和胆识。送出三个我们自己培养出来的老队员,他们是夺冠的功臣,新疆篮球历史留下了对他们的记载。在他们还能继续打球的时候,去别的俱乐部都能签到满意的合同和年薪。他们离开了,把位置留给需要锻炼成长的年轻人,也是一种奉献。送老推新,两全其美,这是最珍贵的有情有义!”

让孙广信能果断做出这一决策,源于他看到了俱乐部青训成果。2017年斩获首冠后,俱乐部董事长侯伟在肯定青训体系8年建设所取得成绩的基础上,又制定了两个5年发展计划,并充满信心地说:“一定要在祖国的大西北培养出一片‘篮球森林’”。第一个5年计划就是要有2至3名青年队员晋升一队,谁知只用了3年就有7名青年队员晋升到了一队,齐麟等新秀在处子赛就很“出彩儿”。如此收获自是使广汇集团领导层信心倍增,敢推出全队平均年龄22.7岁的生力军去征战2020至2021赛季的比赛,也就不难理解了。孙广信说:“不能完全否定雇佣军,起码他们帮我们拉起了队伍,占下了地盘,同时也带出了几个本土球员。但是,我们必须看到自生力量培养人才与前者有着本质的不同。自己育人,我们不仅要教育青少年队员树立起责任感、荣誉感和使命感,还要抓思想作风培养,要把孩子们打磨成肯干、敢干、会干的优秀球员。肯干就是主动练,而不是你让我练,不怕吃苦,努力钻研;敢干就是敢打、敢于发挥,敢于打硬仗、打胜仗;会干就是用脑子打球,扬长避短,处理球合理,讲究整体配合。俱乐部的青训犹如十年磨一剑,这是我们用心血、用智慧、用钱物精心铸造出来的剑,一旦出鞘就锋利无比,现在就到了扬眉剑出鞘的时刻了,是刮起青春风暴的时候了。如果我们不给这些年轻人扬眉拔剑的机会,宝剑就会生锈,到那时我们悔之晚矣!”

停顿稍许,孙广信又说:“年轻队员脱颖而出,相互竞争,就会促进训练质量的提升,就能更加结合实战。阿的江是新疆维吾尔族人,既有家乡情结,又有执教经验,非常重视培养年轻球员。他不仅给球队训练上了很大的强度,而且反复向队员强调的一句话很有道理,这就是‘训练想着比赛,比赛想着训练’。训练必须与比赛相结合,必须给年轻队员提供比赛机会。能力是赛出来的,尤其是关键场次、决定胜负的关键时刻,俗话讲身经百战吗!比赛不仅能提高个人和整体作战能力,也是磨炼意志品质。硬仗、恶仗更能磨炼球员的意志品质。中国男篮十多年来在世界大赛上为什么一胜难求?我看不光是技战术、对抗体能上有差距,在意志品质上也有差距,缺乏一往无前的精气神!广汇篮球不仅要为新疆篮球持续发展努力,还要不断为中国篮球输送新鲜血液,这是广汇人坚定不移的追求。”

年轻的生力军确有生气,但难免有起伏,一旦面临曲折和舆论时怎么办?孙广信毫不犹豫的回答:“我们既然作出了这样的决策,就有这方面的思想准备,不会计较一城一地的丢失,要给孩子们留下足够的空间,失败乃成功之母吗!有这样或那样的担忧是正常的,何况我们这次决策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但是,我相信俱乐部和教练组的选择,更相信这批年轻队员。经过新赛季的检验,可以看出哪个位置上存在不足,整体能力上有哪些欠缺,我们再针对性的进行调整补强。我可以很有信心地讲,再经过两三年的实战磨砺,我们这批队员正值当打之年,都是20岁出头,如无意外起码能打到30来岁。当他们成熟之时,可能就是有些强队实力下降之际,早走了新老交替这一战略之步的新疆广汇队。就能在CBA建立起广汇王朝!”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相关阅读

zqjh168.com aixindent.com crossde-de.com lyodec.com jmbzj-angel.com lion-zone.com